离汉返京男子瞒报致母亲感染20余人隔离 被判8个月


由此产生的联邦政府的反应意味着:通过迅速、统一的国家行动遏制COVID-19的宝贵时机已经丧失,这种情况和意大利类似。

文中指出,美国的宪法将公共卫生的主要责任赋予各州,授权给各市和县。联邦政府的普通公共卫生法律权力较为有限,重点放在预防疾病的州际或国际传播的必要措施上。

那么,美国政府还能做些什么来促进统一的应对措施?作者们认为,“很明显,美国需要做的不仅仅是发布白宫和疾控中心的指导方针,因为自愿遵守是行不通的。联邦政府接管所有公共卫生命令将与美国的联邦体制不协调,但还有其他选择。”

△世卫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

事实上,尊重生命正是中国在短短两个月有力控制住疫情的关键所在。面对疫情,中国最高领导人始终强调要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中国在短时间内取得“了不起”的疫情防控成就,都是因为紧紧围绕救治生命这一主题。正如世卫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在考察中国疫情防控后所感叹的:“有什么就用什么,能怎样去拯救生命就怎样去拯救生命。中国的方法被事实证明是成功的。”

然而,在非常时期,各州和联邦政府可以启动紧急权力,以扩大其迅速采取行动保护公民生命和健康的能力。截至2020年3月27日,所有50个州、数十个地方和联邦政府都宣布了COVID-19紧急状态。由此产生的行政权力是广泛的,它们的范围从停止商业活动到限制行动自由,到限制公民权利和自由,以及征用财产。

CNN援引知情人士透露说,在坚持认为“美国人不应戴口罩以防止新冠病毒传播”、甚至暗示“使用口罩可能增加感染几率”数周以后,美国政府官员本周就此问题展开了激烈的内部辩论,态度发生了逆转。美国在一周之前成为全球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最多的国家,目前也是唯一一个确诊超过20万的国家,最新数据则已超过24万。而如此大规模的疫情蔓延只用了74天时间。

“今天,我们发现处于相反的情况:联邦政府做得太少。”作者们在文中指出,或许是由于联邦政府官员对这一威胁的严重性在早期发表了误导性的声明,公众意见也一直在权衡利弊,不愿采取会给家庭和企业带来困难的措施。股市暴跌带来了进一步的压力,要求投资者保持冷静,避免对企业造成不利影响。

中国这么做的目的非常简单,就是要努力挽救更多的生命。因为中国深知,病毒没有国界,人类是一个命运共同体,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

两位作者提到,新冠病毒具有高度传染性、能有效地跨越边界,并威胁美国的基础设施和经济。疫情在美国各地的流行程度各不相同,华盛顿、加利福尼亚和纽约等州受到的打击尤为严重,但总体而言美国的新冠病例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增加。